刘小别,毒龙银鞭。
我是个好人!好人!好人!
而且好勾搭,有点可爱的那种。

王瑞昌存戏

南曲之宴,同赴牡丹亭,予君佳会

踏入宴厅的一瞬便被纯白间点缀万簇红紫的场景惊到,略略定足,继而继续前行,穿过长长餐区,进入展区。

与先前略有不同,暗色充斥视野,唯有头上三尺的灯给予光明,玻璃被人擦得已然透明不可视,只有靠近时候才能隐隐看见自己。透明展台下挂悬着多色的珠宝,一勾一弯之间尽显千年的智慧与美,绿色宝石打磨成规则形状镶嵌在其他物件之上,不觉那形状居然是穿越人间的一只凤尾蝶。沙石铺成红毯,衬托蔓延琳琅,几簇花团在石缝中悄然生长,引来彩蝶竞相。

再度回到明亮餐区,才有机会仔细看看高档装潢,尖顶白色百叶窗在灯光照射下略有一丝紫色涌现,尽头牡丹盛放,正是刘禹锡笔下惊动京城的国色芍药,名牌立在桌面,一眼见到名字便不争不抢行至此处坐下,背后纸袋中装着精美的礼盒,大抵是什么简单的礼品。红酒、高枝、刀叉、国风,四者相容毫不违和。

墨发中分,黑裤黑鞋,上衣衬衫写满行如流水的英文,已经无人有意去探究到底是哪几个字母,是何含义了。一层轻纱罢了,终归是不能遮得严严实实,红袖添香也不过如此,若隐若现最叫人遐想,扯开一扣更显不羁。


南曲四记,一记降生,二记成长,三记回首,四记永恒。

评论

© TOMATO沙司🍅 | Powered by LOFTER